黄梅教研网
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教育科学研究所官方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章 > 学科文章 > 综合 > 综合实践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
编辑:安墩 发布时间:2012-11-23 11:23:23点击次数: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是六年级的刺绣课。开始的几节课,缝缝补补、钉钉纽扣之类的事,无论男女生都能带上布片、针线等材料像模像样的做。到了刺绣这一块,男生无一例外都“罢了工”,而女生中很大一部分处于观望之中,只有几个女生兴致盎然,在我的指导下从最简单的字和图案开始,有滋有味地穿针引线。这样的境况也没能维持多久,纷纷提出收手。至此,刺绣课“寿终正寝”。
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观念问题。虽自古就有“黄梅有女皆挑花。”之说,且孔垅、蔡山、新开等地的挑花工艺最为兴盛,女孩刚懂事就跟着妈妈或婶婶做针线活,一直做到出嫁。当地人把不会挑花的女孩叫做"整巴掌",这对女孩是一种羞辱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,黄梅会挑花的年轻女子越来越少,更何况男孩子呢!二是经济问题。目前市场上的刺绣材料动辄几十上百元,就农村现状,家长大多不愿承担。三是时间问题。一旦动手,就难罢手,家长担心耽误学习,不让孩子绣。
问题真实存在,可课总不能不上。为了消化这块“鸡肋”,我对刺绣课堂采取“开放式”:在全力鼓励积极参加刺绣队伍的情况下,允许“多种经营”——按照各自的喜好选取学习内容——权当校本开发吧!
这样的课堂虽然杂乱无章,但毕竟还是课堂。在此笔者渴望教材的改革和同仁的指点,以便彻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。


 

如何消化小学劳技课这块“鸡肋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孔垄镇柳桥中心小学   卢选义
 
早听有的教师把劳技课称为“鸡肋”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本期突然让我带劳技课,去啃这块“鸡肋”。
作为一个老教师,深知分课是经过领导深思熟虑的,要更改很难,但我还是想会后找领导试一试。散会时领导竟然把我留下,心想正好趁机提一提换课的事。还没等我开口,校长连声道歉说:“对不起!时间仓促,事前来不及与你商量,先斩后奏,请你原谅!”我正要张口,主任说:“我们学校劳技课以前多流于形式,主要是任课教师不知如何去教。你的点子多,且知识面广,特别是带过多种学科的课,经验丰富。所以,本期分课,领导一致认为让你接手全校的劳技课最合适。希望你不要推辞,把这副重担接下来。当然,今后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来,学校将全力解决。”望着二位领导诚恳的脸,我无话可说,只有轻轻地点头。
说实话,尽管从教三十多年,教过的学科也不少,劳技课我还真没带过,甚至连课本都没正经地翻看过。如今五十有余的人,放下轻车熟路的学科去另辟蹊径,真不知结果如何。
接下来的几天,除了翻课本、查资料、网上看实录和备课外,一有空就在综合实践室里整理配备的工具。经过前几轮的“洗劫”,工具损毁严重不说,品种和数量已经大打折扣,能用的微乎其微。没有工具的劳技课还是劳技课吗?没办法,只有尽量修理。
很快就到了开课的日子,四个年级十二个班,周课时二十四节。三、四年级的剪纸和泥塑还不成问题,一张纸或一团橡皮泥就能让小家伙们忙得不亦乐乎,或独自创作,或小组合作,每节课都有不错的作品摆放在操作台上让我拍照。
五年级的课经过一个小波折,也算是有惊无险。五年级的小金工课上,尽管让学生们自带了旧铁丝、废电线等材料,但用过几次后,严重变形,需要锤打校直,工具的问题马上凸显出来,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,我突发奇想,让大家回去后看看家里是否有不用的工具,如果有的话就捐出来。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了,什么旧锤子、旧锯子、只有半边的钳子、缺了口的斧子等纷纷被送过来,我也不挑不拣照单全收。如今的小金工课上,叮当有声,俨然成了“铁匠铺”。一堂课下来,他们用稚嫩的双手捧着一些小玩意来到你面前,当给他们留影时,那一张张小脸上都乐开了花。
最难的

打印文章